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46、日期

正文卷 46、日期(1/3)

推荐阅读: LCK的唯一男援 农夫家的小娇娘 重生之家有娇女 江山志远:杨志远飙升记 锦衣卫在都市 铅华褪尽 一品夫人养成记 重回九零有空间 嚯,是病秧子啊! 特摄大师 海贼王之青春永燃 快穿:渣男洗白实录 大佬的戏精夫人成了顶流 穿成男主宠妾(穿书) 特种兵之黑暗教官

    纸的背面还有墨迹, 隐约可见。

    闻时把纸翻过来,看到了一大团墨。应该是小少爷沈曼昇写了一段作为辩解,回应李先生的朱批。但不知为什么, 又涂掉了。

    这块墨深浅不一,对着光可以勉强辨认原本的开头

    “我不”夏樵把纸颠来倒去, 尝试几次后说“我尽力了, 后面真的看不清,只能看出这俩字。”

    可是,我不什么呢

    我不是我不改还是我不该

    把那些字涂掉之后,沈曼昇在旁边重新写了一句, 作为给李先生的最终答话。

    他写着知道了, 先生。

    夏樵盯着那张纸, 表情十分负责, 介于若有所思和困惑之间“我现在很懵,感觉好像抓住了什么,但是又有点迷糊。”

    他皱着脸,咕哝说“我得捋一下所以这个沈家小少爷,故意学峻哥写字”

    小孩间的玩笑常让人琢磨不透,就连无意还是恶意都分辨不清。夏樵想起小时候,对街有个小男孩说话结巴,于是其他小孩成群结队地跟着他学,学出了七八个结巴, 被家长一顿臭揍,好久才慢慢改回来。

    那些小孩学结巴的初衷就很难定义,有些是觉得好玩,有些则真的在取笑。

    “要是为了取笑,那真的有点恶劣。但他又挺老实地说他知道了。”夏樵总觉得这位沈小少爷的形象充满矛盾, 令人迷惑,“也不知道后来改了没”

    “很明显,没有改,或者已经改不了了。”谢问说。

    他说得笃定,夏樵没反应过来,十分疑惑“你怎么知道”

    谢问指了指那个书箱说“字都在那,你是不是看反了”

    夏樵愣了一下,忽然脸红。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个最低级的错误

    箱子里的字是一张一张往上摞的,最底下的才是最早的。也就是说,在李先生批注“不要学阿峻写字”后,沈曼昇的字依然没有大变化,就在“学阿峻”的基础上,一天一天,写满了一整箱。

    而李先生也再没多说过什么,批注只有顿点,也许是拿这少爷没辙,也许索性懒得管了。

    怪不得谢问会那么说。

    这样长时间写下来,沈曼昇就算想改,可能也无从改起了。不管出于什么缘由,他学来的字,已经慢慢变成了他自己的字。

    夏樵缓缓说“所以,沈曼昇跟峻哥的字很可能是一样的”

    闻时“区别不会大。”

    夏樵瞪大了眼睛“要这么说的话”

    日记本上的字忽然就有了两种意思那既是沈曼昇的字,也是峻哥的字。

    如果日记真的是沈曼昇自己写的,也就罢了。如果有阿峻写的部分呢甚至根本就是阿峻写的呢

    在这之前,闻时始终没有给小少爷沈曼昇下过恶性的定论。就因为卧室的那张床,也因为那本日记。

    他总觉得,一个不想让别人睡简易仆人床,把自己的床分一半出去的小孩,怎么也不至于单纯因为姐姐喜欢笑,有点吵闹,就把她折进沙发里。

    而那本日记又总在说峻哥沈曼怡常不合时宜地拉着峻哥玩游戏,所以烦人。李先生常在书写上挑峻哥的刺,所以刻薄。

    闻时觉得日记割裂又诡异,就在于此因为日记里每个人、每件事的因果都与小少爷自己无关。

    而且内容常有矛盾,一会儿说“沈曼怡只拉着女孩儿玩真假新娘就算了,还常拉峻哥”,一会儿又说“沈曼怡还是喜欢让我猜真假新娘”。

    在这之前,闻时以为是写日记的人状态不对,透着一股憋闷的疯劲,所以内容有些颠三倒四。

    可是现在,当这些点全都汇集到一起,那条线忽然就明朗起来。

    如果日记里的字是阿峻的;如果日记里的事是阿峻借小少爷的口,在诉自己的苦;如果字里行间的“峻哥”和“我”,有时是指同一个人,那么一切似乎就说得通了。

    只是依然有一个问题

    阿峻和沈曼昇差不多大,都比沈曼怡还要小一些。沈曼昇做不了的事,他为什么能做到

    闻时沉吟片刻。

    某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想到了什么,但还没来得及抓住,就被李先生划拉皮肉的声音打断了思路。

    李先生蘸了满笔陈血,又要去跟重复的“沈”字较劲,却被闻时挡住了笔尖。

    “等下。”闻时看向他空洞的眼窝,问,“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话,或者做了什么反常的事”

    否则“小少爷”为什么会在日记里写“李先生发现了”,还急着弄死了他。

    李先生动作忽然一顿,笔尖的血滴落在纸上,化成一片带锈的红。他攥着自己的手腕,良久在纸上用力地写了三个字

    来找我。

    “你不是就在这里么”夏樵茫然地说。

    说完他忽然意识到,在这里的只是深夜归来的“李先生”,真正的李先生如同沙发里的沈曼怡,还困在某个角落里,不见天日。

    “那你在哪呢”夏樵连忙问。

    “问不出来的。”谢问把书箱合了回去,站直身体。他拿了桌上那张练字纸,折叠成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46、日期: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