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49、解笼

正文卷 49、解笼(1/3)

推荐阅读: 民国盗墓往事 LCK的唯一男援 嚯,是病秧子啊! 霸途 农女为妃:恶夫缠上门 重生东京的剑仙 韩三千苏迎夏 兵锋秦风张欣然 和霸总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秦无双沐青鲤 皇叔的绝世小宠妃 美漫的外星英雄 网游之主神世界 仙界种田日常 摄政王他宠妻上头

    那是一个面容苍白的少年。单看身形, 跟世上很多十五六岁的男生一样,有着窜个头时特有的单薄感,却并不瘦弱。

    他穿着干净的白色短褂, 棕色的背带裤,长短正合适, 脚上鞋袜俱全, 非常齐整。本该是一副清清爽爽、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但他塌着肩膀、脊背微弓,站在那里时整个人都往内扣,莫名有一股沉沉的暮气。

    而他面无表情看着人时,双眼微耷, 眉心却有一道皱痕。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油盐不进又沉闷无趣的气质。

    总觉得他在某处看着你, 却不知道他在琢磨些什么。

    他真的一点也不像一个少年人。

    “居然在镜子里”亲眼看到自己的影子变成这样, 夏樵吓得连退两步, “我以后还怎么照镜子”

    他记得谢问说过,笼主可能会在任何有人的地方。于是他翻遍了各种可以藏人的空间,却偏偏忘了镜子。

    是啊,镜子里也是有人的。判官可以借着镜子入笼,笼主自然也能借着镜子反窥他们。

    他跟周煦缩成一团,惶恐地说“吓死我了,太意外了。”

    闻时却皱着眉,冷淡地说“意外在哪做事全靠躲的懦夫,也就只能当当影子。”

    这话似乎戳到了镜中人的痛脚。

    就听“呼”地一阵风声, 扫过众人的眼睛。闻时在风里阖了一下眼再睁开,那个少年已经直直站在他面前了。

    “你说谁”少年问道。

    他的脸很诡异,说话的时候声音和嘴唇对不上,像是披了一层皮。而他的嗓音像含了一层沙,又粗又哑。

    同是变声期, 在他的对比下,周煦说话都变得悦耳动听了。

    闻时不看他,像是对方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说无故害人的牲畜,你是么”他此时心情不怎么样,说话更是霜风剑雨,带着冰渣。

    少年死死盯着他,黑眼珠缩成极小的一点,却说不出一句话。说不是,那就成了懦夫,说是,又成了牲畜。

    这个问题让他难堪又生气,于是他拉下了脸

    是真的拉,整个脸皮都往下坍塌式的拉。惊得孙思奇他们尖叫起来。而这个少年似乎很享受这种吓唬人、或者说掌控人的感觉,终于开口说“这是我的地方。”

    他又穿好了脸上的皮,用一种沉闷又固执的语气强调道“我叫你们呆着你们才能继续呆着。我让你们走,你们就得立刻走。这是我的地方。”

    “你在你自己的地盘上,躲在镜子里”夏樵很认真地在惊讶,但这话说出来极其像嘲讽。

    少年猛地扭头看向他,吓得周煦一把捂住了夏樵的嘴,小声道“你特么别说话”

    结果夏樵闭嘴了,他哥却没有。

    “连自己是谁都不敢说。”闻时的语气讥讽极了,“你的地方。”

    少年的表情里有种诡异的麻木感,仿佛对这些刺激无动于衷。但他毕竟年纪还小,如果真的这么淡定,也就做不出那些事情了。

    “这就是我的地方。”他粗哑的嗓音又强调了一遍,但语气急了点。

    “这是沈家。”闻时又说,“你姓沈么”

    “我不姓沈,沈家没了。”少年终于不耐烦,打断了他的话,“沈家已经没了,一把火,呼地一下烧完了要我说多少遍这是我的地方”

    最后一句话出口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暴躁起来,跟之前的沉闷模样截然相反。像是往看似平静的油锅里泼了一盆水,骤然就成了另一番模样。

    “我的。”

    这两个字不再从少年口中吐出来,而是响彻在整栋楼。

    刹那间,这个虚浮的身影终于落地,脚底生根,跟整个笼牵连在了一起。也许是为了证明”我的”这两个字,他不再遮遮掩掩,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站在这栋房子里。

    闻时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点了点头,却一个字都没说。

    于是整栋楼里只能听见少年粗粝嗓音的余响,在每个房间、每条长廊间回荡,阴森森的又十分清晰。

    最后一点余音散去的时候,长廊里满是死寂。

    就在少年生出一丝得意的时候,一个小姑娘的声音脆生生地响了起来“是阿峻吗我听到了阿峻的声音。”

    声音传过来的时候有些空洞,在这种环境下,叫人毛骨悚然。但众人都听得出来,那是沈曼怡的声音。

    这个叫做阿峻的少年面色骤然一凛。

    “阿峻。”沈曼怡又叫了一声。

    “阿峻”

    “阿峻你在吗”

    她的嗓音顺着走廊过来,回神重重叠叠,仿佛正奔跑过来,越来越近。

    “你为什么不笑我们来玩游戏吧我想跟你玩游戏。”

    “我找了你好久啊。”

    “你终于肯跟我玩啦”

    这些句子交错在一起,还伴着咯咯的笑声,忽近忽远,环绕着所有人。他们下意识朝走廊另一端看过去。

    只看到谢问左边站着小小的沈曼怡,右边站着李先生,在黑雾笼罩下,像三尊面容不清的剪影,直直地看着这边。

    他们忽然有点分不清,这些话究竟是那个沈曼怡说的,还是阿峻潜意识里残留的东西。

    没多久,声音又多了一个

    那是一道男声,斯斯文文的,语速并不快,夹杂在沈曼怡咯咯脆笑里,显得有些虚渺“阿峻,你心气有些窄了。”

    “阿峻,什么样的人揣度别人总是只见污秽你性子敏感,我不想说重话。”

    “阿峻,君子要端方雅量。”

    “阿峻。”

    “算了,你去抄字吧。”

    “阿峻,我认得你的字。”

    那些声音交织着,充斥着整栋房子。每说一句,走廊深处那三道剪影就会近上一分,鬼魅似的,无声无息。

    很快,众人又听到了细细索索的动静,像是什么多手多脚的东西在地上爬行。

    他们转头一看,发现往这边爬的不是别人,正是倒在卫生间的那团焦黑躯体。

    “是阿峻吗”

    “阿峻啊。”

    “阿俊。“

    ”峻哥。“

    煮饭婆婆哎呦呦的叹气声、管家高调门的呼唤,小女孩儿怯生生的叫声此起彼伏。

    阿峻拉着脸,越来越焦躁,最后堵住了耳朵。他粗声说“你们好烦”

    这话落下的瞬间,那些层层叠叠的声音忽地沉下来,像变了调的曲子,从喜乐扭曲成了哀乐。那一声声的呼唤变成了哀嚎和恸哭。

    沈曼怡在恸哭中站到阿峻面前,伸头盯着面前这个比她高很多、却被她当做弟弟的人,幽幽地问“阿峻,你为什么要把我折进沙发里”

    阿峻低头看着她,说“因为你太吵了。”

    “你真的太吵了。”

    “你一直笑、一直笑,楼上楼下地跑,到处都是你的声音。你真的太吵了。”

    “你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吗那是我妈的忌日。”

    “你懂忌日是什么意思吗”

    阿峻看着沈曼怡的脸,哑声说“你不懂,你只知道蝴蝶结好看,秋千好玩,裹着破帷帐就能当新娘。你16岁了,就只知道这些。”

    “你走出去就是笑话,你知道吗你也不知道。因为家里所有人都惯着你,顺着你。你满嘴说胡话,却没有人纠正你,就连李先生都跟你说对,就是这样。”

    “他还说你戴着眼镜一看就很聪明,你连照着抄书都会漏字。聪明”阿峻嗤笑了一声,说“你是真的过得很开心,就因为你是沈家大小姐。但凡换一个人,别说16了,12都不一定活得到。”

    他是真的讨厌沈曼怡,也讨厌沈家。

    很多人告诉他,他妈妈祖上富过,原本也是个千金大小姐,日子过得恐怕不比沈曼怡差。结果呢造化弄人,亲爹死了,大小姐转头就成了奶妈,带着他一起寄人篱下。

    所谓的好日子,他一天也没有感受到,只在别人口中听说过,越听越觉得老天不公。凭什么有人生来就是锦衣玉食,有人就要受人白眼。

    而锦衣玉食的人稍稍发点善心,他就必须得感恩戴德。

    总有人说沈家少爷小姐待你真好。曼昇把你当亲哥哥了,一点儿没有少爷架子。

    他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觉得可笑。施舍罢了。不知疾苦的大少爷弯腰给两颗糖,就是什么惊天动地值得夸赞的善举么

    只是因为弯腰的人是少爷而已。就好像痴傻的人是沈曼怡,所以连痴傻都成了“天真可爱值得怜惜”。

    她可以一年又一年地过着她的11岁生日,指着今年说是1913,明年还是1913,后年依然是1913。

    沈曼怡倒是停留在了可以荡秋千、做游戏的年纪里。

    但对他而言,却是停留在了亲娘上吊的那一年,永远迈不过去。

    所以他真的很烦沈曼怡。

    她的存在就是一种提醒,时时刻刻提醒他,他妈妈在1913年5月19号那天,因为犯了个小错,把自己吊在了房间里。

    老天不公平。

    他有时候会想,如果1913年5月19日那天,沈家注定要有一个人死去,为什么死的不是沈曼怡她痴傻无用,离了庇护,根本活不长。如果那天的火没有及时救下,沈曼怡已经被烧死了。

    但他后来又想,如果沈曼怡死在那场不小心引发的火灾里,他妈妈还是活不了。只会更加愧疚,然后吊得更干脆。

    所以看吧,无论如何,他妈妈都是必死的,这就是命。

    老天真的不公平。

    他常因这些事而感到愤怒,不过他很克制,并不摆在脸上。但李先生总会从他的细枝末节里挑他的刺。

    说他气量窄,不能容人。说他总把事情往坏了想,把人往恶了猜,识人不清。说白了,就是觉得他一个小人乱度君子之腹了。

    在他看来,这些说法本就是因人而异。如果心思深重的人是沈曼怡或沈曼昇,想必李先生又要拍手叫好,夸他们谨慎周全、不会受人蒙骗了。

    所以还是不公平。

    管家市侩圆滑,整日只知道钱和帐。嘴上常说“阿峻不容易”,“这就是你家,咱们都是你的家里人”,但也只是说说而已。

    把某个地方当做你家,这本就只是一句好听话。会这么说,必然是把他排在自己人之外的。

    就连做饭婆婆都很不讨喜。她除了做饭,就是念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说照相是夺了人的魂,说要点长明灯保人长寿平安,结果没多久,他妈妈就成了个短命的鬼。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49、解笼: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