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51、惊蛰

正文卷 51、惊蛰(1/3)

推荐阅读: 民国盗墓往事 LCK的唯一男援 嚯,是病秧子啊! 霸途 农女为妃:恶夫缠上门 重生东京的剑仙 韩三千苏迎夏 兵锋秦风张欣然 和霸总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秦无双沐青鲤 皇叔的绝世小宠妃 美漫的外星英雄 网游之主神世界 仙界种田日常 摄政王他宠妻上头

    那阵子的闻时其实很粘人。

    但他嘴上不会说, 也不会缠着尘不到提要求,不用抱着、不用牵,他的粘人就是默默地跟前跟后。

    好像有尘不到在的地方, 才能让他安心呆着。

    虽然闻时这个名字是尘不到取的,但他从来没有好好叫过, 总给闻时取诨名。

    如果闻时闷闷不乐不吭声, 尘不到就管他叫“小哑巴”。如果闻时像雪团子一样亦步亦趋跟了好几处地方,尘不到就叫他“小尾巴”。

    小孩忘性大,不高兴的事情只要不提,很快就扔到脑后了。最初的闻时也这样

    尘不到给他泡了几天药, 手上的黑雾隐回去了, 睡觉也安安稳稳能到天亮。他便觉得那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

    其实那只是因为他受凉伤风转好了, 心神安定。但他不知道, 还以为自己体质变了,藏在他身体里的东西少了。

    那一年,大概是闻时最没有负累的一年,他甚至会带着金翅大鹏下山去玩了。

    不过他的玩很克制,也很安静。

    山下的人还是会叫他恶鬼,年纪小的看到他要么远远扔石头,要么扭头就跑,好像多呆一会儿就会被他扒皮吃肉。

    所以闻时从来不往热闹的地方去,专挑没人的地方钻, 山坳、树林、溪涧。这后来就成了他的天性。

    可能是他自己不太活泼的缘故,他喜欢那些鲜活灵动的东西。松云山顶太冷,活物不多。他在山下看到一窝兔子、几只王八,两尾鱼都可以看很久。

    他在那片树林窝着的时候,常会碰到一个采药婆婆。婆婆跟他有点渊源, 当初他被尘不到带回来,放在山下养着,就是养在那个婆婆家里。

    养的时间不长,再加上小孩不记事,感情算不上很深。但那个婆婆,是山下那些人里,唯一毫无保留对他释放善意的人。

    每次在林子看到他,都会给他塞点东西的。有时候是洗干净的果子,有时候是家里蒸的糕。

    果子常常太过软烂,糕又有些干,对小孩来说,都不算很美味。但闻时总是盘坐在那边,在婆婆眼皮子底下吃得干干净净。没过多久,还学会了回礼。

    第二年的冬末春初,山下又是祭祖守岁又是驱邪祈福的,热闹了好些天。闻时避开了那段时间,除了尘不到领着他出门的那回,没有独自下过山。

    等到热闹褪了,他再去山下的林子,却接连几天都没有碰到那个采药婆婆。

    他有点呆不住,便搂着他的金翅大鹏,一边捏着鸟嘴不让它出声,一边摸到了村边。然后,他看到了屋边竹竿支着的白色魂幡和一地纸钱。

    村里沾亲带故的邻里披麻戴孝,闻时隐约听到他们说,婆婆走了。过了年关吃了饱饭,睡觉的时候走的,无病无痛,寿终正寝。

    很多孩子年纪小,不懂过世的意义。只觉得人多热闹,被长辈带着在门口磕了头作了揖,便追打玩闹起来。

    但是闻时懂。他知道从今往后,不论春夏秋冬,他再去那个林子,就不会有人挎着篓子,笑眯眯地给他塞果子和甜糕了。

    那天夜里,闻时又做了那个梦。

    只是这次,梦里不仅仅是一座鬼城和尸山血海了,还多了一个采药婆婆,步履蹒跚地走在那条阴黑长道上,怎么叫都不回头。

    而那些鬼哭就像针尖刀刃一样,钻在他头颅里,扎着、钉着,叫他头痛欲裂又不得挣脱。

    闻时在梦里跟那些东西较了很久的劲。

    等他终于睁开眼,就发现自己不在榻上,而是站在尘不到那间屋子的门口,满手的黑雾疯涨如刀,正要往屋里钻。

    他惊惶地愣了好一会儿,打了个寒惊,这才扭头跑开,之后便再不敢闭眼。

    金翅大鹏不怕黑雾,这是闻时知道的。他没回房里,盘坐在练功台的石崖上,撸着金翅大鹏毛茸茸的头,看到它在黑雾包裹下依然鲜活有生命力,他才能稍微好受一点点。

    不知坐了多久,他听到背后有沙沙的声音,是衣袍轻扫过松枝白雪的响动。

    他知道,是尘不到来了,但他闷着没回头。

    因为他只要想到昨夜自己鬼魅一般站在尘不到房门口,就是一阵说不出来的难受。那个时候他不懂自己为什么难受,很久以后才明白,那是一种后怕。

    怕自己某天不受控制,伤到最不想伤的人。尽管他知道,只要尘不到稍微设点防备,就不可能被他伤到。

    “我的尾巴怎么掉在这里了”尘不到在他身后弯下腰来,手掌托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

    可能是他眼睛太红的缘故,尘不到愣了一下,给他把挂在下巴颏的眼泪抹了,又给他转了个身。

    闻时伸出一只手说“那些东西又出来了。”

    尘不到点了点头“看见了。”

    闻时以为他会问“怎么回事”,结果却听见他说“疼不疼”

    其实是疼的,特别、特别疼,是那种钻在头颅、心脏、身体里,粘附在灵相上,怎么都摆脱不掉的疼。

    但可能是醒得久了,尘不到这么一问,他又觉得还好。于是摇了摇头,闷声说“不疼。”

    尘不到弯腰看着他的头顶,片刻之后说“小小年纪,就学会骗人了。”

    闻时皱了皱眉,仰脸问“你怎么知道我骗人。”

    尘不到“因为我是师父。”

    他在石台上坐下,闻时看看自己身上的黑雾,悄悄往旁边挪了挪。他自以为挪得很小心,不会被注意,其实应该都被尘不到看在眼里了。

    对方沉默良久,说“给你看样东西。”

    闻时依然保持着距离,睁着眼睛好奇地看他。

    尘不到冲他摊开了手掌。那只手很干净,也很暖,比闻时见过的任何一只手都好看。他盯了一会儿,忍不住把自己的黑手背到了身后。

    结果刚藏好,就看见尘不到那只不染尘埃的手掌上慢慢溢出了跟他一模一样的黑雾,源源不断

    闻时惊得忘了说话。

    尘不到解释说那一年战乱灾荒不断,他走过很多地方,几乎每一处都是数以万计的人扎聚而成的笼。

    那些怨煞几乎无法消融,只能先压着,慢慢来。

    尘不到收拢手指,那些黑雾便听话地消失了,没有丝毫要张牙舞爪的架势。他说“所以你看,我跟你是一样的。”

    从那天起,闻时才知道,原来世间这样的人不是他一个,还有尘不到。

    这本来该是一块心病,却忽然成了一种隐秘的牵连,除了他们两个,别人都不知道。

    “那你的怎么不乱跑”闻时问。

    “因为心定。”尘不到说。

    寻常人之所以有那些浓稠的、解不开挣不脱的黑雾,都是因为怨憎妒会,因为七情六欲、爱恨悲喜,因为有太多牵连挂碍。

    像闻时经历的那种尸山血海,尘不到见过太多了。他送了无数人干干净净地离开尘世,所以留给他的尘缘,远比留给闻时的多得多。

    那些一时间无法化散的,便会积藏在身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51、惊蛰: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