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52、拉锯

正文卷 52、拉锯(1/3)

推荐阅读: LCK的唯一男援 我被男友宠上天喻色墨靖尧 穿成男主宠妾(穿书)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我开局就被系统坑 乡村妖孽小村医凌风李诗云 你好哇!江先生 炮灰的意中人 亦见如顾 九爷夫人是大佬 因果在未来 诡夜画室 我的女儿是猫妖 楼主,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轻音百合这样那样的事

    也许是灵相离体太久太久了, 重新回到身体的时候会生出一种陌生感,一方排斥,一方牵扯, 往来拉锯,受罪的就成了闻时本人。

    他昏昏沉沉地睡了很久。

    痛感断断续续, 时轻时重, 跟尘缘缠身时候的疼痛是一样的。以至于他有点分不清,那究竟是灵相入体带来的,还是回忆带来的。

    但是所有的疼,都被最后那个痴缠暧昧的梦境覆盖了。

    闻时醒过来的时候, 外面也下着雨。

    雨水打在窗玻璃上的响声, 和打在松云山那间雅舍的屋顶有点像, 闷闷的。到处都是雨水汩汩流淌, 潮湿的动静沿着屋檐墙根、沿着耳蜗,流进骨头缝里。

    一样是在夜里,房间里只有一盏灯,调得很暗,像当年的那豆烛火一样,无声无息地落下一圈光,不会晃眼。

    但闻时还是抬手挡了一下。

    他在手背下眯着眼睛,那点光就从他眼睫的缝隙里漏下去,在阴影中映出一抹亮色。

    “醒了”有人忽然开口。

    是谢问。

    他低低沉沉的嗓音跟雨声一样, 在安静的房间里并不突兀。

    闻时挡着光的手指却蜷了一下。

    就在上一秒,他刚在回忆里听过这个人的声音,只是没这么清晰。

    对方披着雪白的长衣,提灯倚在门边。山外滚着惊蛰的闷雷声,而他垂眸坐在竹榻上, 满身湿汗,心如鼓擂。

    闻时闭了一下眼,从床上撑坐起来。

    他“嗯”了一声,算是应答谢问的话。

    躺了太久,浑身关节都变得紧绷僵硬,动起来咔咔作响。闻时垂着头,揉摁着后脖颈。他抿着的唇色很淡,单从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更看不出来他在梦里想起了多少前尘过往。

    站在床边的谢问弯下腰,伸手调亮了床头灯。

    闻时的目光从手肘间瞥扫过去,看向对方苍白瘦长的手指,梦里的场景又乍然落在眼前。

    那些湿漉漉的傀线交错纠葛,或长或短,紧紧绷着。那是他灵相延伸出来的一部分,是他自己。

    梦里的那只手同样苍白瘦长,捻着他的傀线,沉声对他说“叫人”。

    那是闻时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扫不开的东西

    那个给了他名字、又给了他来处的人,在十多年后,成为了他不能说的俗世凡尘和痴妄欲念。

    闻时抬起眼,看到了谢问在昏黄灯光下的侧脸。他衬衫解了两颗扣子,袖口挽上去,露出突出的腕骨,拇指拨捻着灯下的旋钮。一如当年披着长衣,提灯站在屋门前。

    闻时忽然想不起来,19岁的自己究竟是怎么处理那些隐秘心思的了。

    无非是藏着闷着一声不吭,再借由书上学来的洗灵阵,一并洗掉。然后到了及冠之年,跟师兄们一起离开松云山。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每次想起来的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也许是因为在那之后,他跟尘不到之间再没什么亲近的往来,举手投足间总隔着几分克制的距离。

    就连趣事都寥寥可数,乏善可陈。

    他压得太深了、躲得太远了。在尘不到眼里,可能就是个幼时惯于依赖、大了又忽而生疏的徒弟吧。

    如此种种,闻时同样记不得了。

    “头还疼么”谢问的嗓音淹没在潺潺的雨声里。

    房间里的灯亮了许多。闻时的手指依然搭在后颈上,毫无目的地揉摁着,目光就落在谢问脚边的影子上。

    看着他,又错开他。

    “不疼。”闻时应了一句,声音含着困意的微哑。

    他从谢问身边收回视线,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

    然后就听见床头什么东西轻磕了一下,他偏过脸,就见谢问拿起了柜面上的玻璃杯,直起身来要往外走。

    闻时抬起头,谢问脚步顿了一下,回身看了他一眼,举了举杯子说“去给你倒杯水。”

    接着沙沙的脚步声才走出门去。

    “你醒了吗”

    “终于醒啦”

    两个脆灵灵的声音忽然响起来,闻时望过去,就见大召小召两个姑娘扒在门口探头探脑,一个脸圆一些,一个脸尖一些,表情却如出一辙。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52、拉锯: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