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58、飞鸟

正文卷 58、飞鸟(1/3)

推荐阅读: LCK的唯一男援 锦衣卫在都市 一品夫人养成记 重回九零有空间 嚯,是病秧子啊! 海贼王之青春永燃 快穿:渣男洗白实录 霸途 农女为妃:恶夫缠上门 重生东京的剑仙 韩三千苏迎夏 大佬的戏精夫人成了顶流 穿成男主宠妾(穿书) 特种兵之黑暗教官 我在异世学习做神仙

    谢问想了想说“注意安全。”

    要说毫不失望, 一定是假话。但闻时是个十分冷静的人,冷静到几乎冷淡了。在他看来,就算是亲手带大的徒弟, 成年后面对的也多数是离别和送行,能倚在门边多看几眼就是宠惯了, 哪有形影不离黏在一块儿的道理那是爱侣才会有的心思。

    于是闻时冷静地“哦”了一声, 转头就把卧室门怼上了。

    他其实控制了力道,但落锁的时候还是发出了磕碰声,在寂静夜色下,显得他好像很不开心。

    谢问站在拐角处, 目光落在那扇紧闭的门上, 站了一会儿哑然失笑。

    他沿着台阶往二楼走。月光透过拐角的玻璃窗落进来, 映照在他高高的背影上。

    他手指松松地搭着木质扶拦, 走了几步后。扶拦忽然发出了咔嚓响动,像是干瘪的树皮轻轻爆开了。

    谢问脚步顿了一瞬,手指离开了扶拦。他原本搭着的地方,多了一小块枯朽斑痕以及一道细长的裂缝。

    他把手背到了身后,如果这时候身边有人,就会看到有浓稠的黑色烟雾从他手指间溢散出来,丝丝缕缕地缠绕着骨肉皮囊都遮掩不住。

    但他却像是早已知晓般,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走上了二楼。

    沈家别墅的二楼有两间卧室, 中间夹着一片空地,摆着一套会客的茶桌。自从谢问搬来之后,那棵枯死的树、石质的小池塘以及颜色新鲜的花花草草便占了这块地方。

    一并在这的还有池里的两只小王八、树根边的一个小窝棚、树枝上吊着的鸟架,

    这会儿的鸟架并不空着,上面站着一只巴掌大的鸟啾。它从绒毛里抬起脑袋, 乌溜溜的眼珠盯着谢问。

    它一眼就看到了谢问手指上的黑雾,扑棱起翅膀就要朝这里飞。

    就见谢问竖起食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那鸟便像按了暂停键一样,骤然硬了,单爪握着横杆,堪堪保持着平衡。

    他在栏杆边垂眸站着,似乎在听楼下的动静。

    在常人耳朵里,楼下隔音还不错,几乎安静无声。但他却听了很久,才转头冲那只鸟点了一下头“睡着了,下来吧。”

    即便如此,他说话嗓音还是很低,没费什么力气。说完之后就咳嗽起来,像是要把一天攒下来的份都咳完。

    那鸟也没敢喘大气,轻扑着翅膀,落地就成了老毛的样子。树根边的窝棚里也钻出两颗毛绒绒的脑袋。

    很快那两团似猫非猫的东西滚出来,化成了大召、小召的模样。

    她们看着谢问的手,小声咕哝“怎么又这样啦”

    老毛连忙冲她们一顿比划,两人便吞了声。

    傀要是不想发出声音,那是真的寂静无声,毕竟他们算灵体,并不是真正的人。

    大小召很快从楼下把药钵弄上来,搁在茶桌上,两手一捂就变热了。

    谢问在茶桌边坐下,将两只缠了黑雾的手泡进去。

    老毛去拿手套了,姐妹俩趴在桌边看谢问泡手,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说“老板”

    其实他们以前并不这么叫谢问,跟很多傀一样,对主人会有个尊称,要么叫“傀主”,要么叫“尊上”。

    可到了现世却发现,这样会被人当做精神病。

    于是他们强行改口叫老板,喊了一阵子后,反而成了习惯。

    谢问瞥了姐妹俩一眼,示意她们有话就说。

    大召说“您这样,他会不会发现啊”

    谢问好脾气地问道“我哪样”

    大召指了指谢问的手。

    “发现不了。”谢问淡声道,“在他面前到不了这程度,他就算用灵眼看我,也只会看到我满身都是业障,比普通人多一点、浓一点,贴合了身世,没别的问题。”

    他看着药汁慢慢被染黑,笑了一下说“他不是还尝过么。”

    说到这个,大小召就满肚子槽要吐这玩意儿能随便尝吗一个真敢要,另一个也真敢给。

    不过她们转而又想,谢问肯定会收着,怎么也不会让这徒弟出什么问题。

    “好吧,就算这方面看不出来。”大召还是有点不放心,“别的呢他那么厉害。”

    谢问提醒她“灵相还没齐呢。”

    大召“噢”了一声。

    “就是,灵相不全,影响的可就太多了。你看他都没发现我们是傀。”小召说,“要是以前,其他人可能打死都看不出来,他多盯一会儿就能意识到。”

    大召“可是我们现在也”

    老毛拿着手套过来,打断她“也什么也”

    大召扁了扁嘴。

    老毛把手套恭恭敬敬搁在药钵边,语重心长对大召说“会好的。”

    “老毛。”谢问忽然开口,冲他说“去盒子里拿两帖符纸来。”

    老毛“嗳”了一声,忙不迭去了。

    他一走,大召嘴又张开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谢问没好气道“小丫头,我锯了你的嘴么”

    大召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然后又挤出了一句话“我还是觉得他可能发现了什么,他醒之前,我好像听见他”

    谢问“听见什么”

    大召“听见他说了句什么,特别像您的名字。”

    谢问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他眼皮抬了一下又落回去,淡声说“你听错了。”

    大召“噢”了一声,这下终于解除了疑虑。

    “对了老板,您明天是不是要带老毛出去”小召问。

    大召不服“又带老毛啊我们呢”

    谢问“你们看家。”

    姐妹俩脸皱得像生吞柠檬,谢问又补了一句“太远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你们跑了,这边我交给谁呢”

    姐妹俩对这话很受用,但还是问道“你们去哪儿”

    谢问朝茶桌一边抬了下巴,那里有张折了一道的黄表纸。

    大小召认识,那是谢问放出去的傀传回来的东西,应该是又有了闻时灵相的消息,不过这次费的时间有点久,估计确实有点远。

    小召拆了纸,看见上面写着桂庄子

    “桂庄子这是哪里”

    “天津。”

    夏樵这天起得很早,7点来钟就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正对着闻时卧室的门,等着给他的手机接驾。

    作为一个现代人,不管真人假人,反正他已经习惯了手机的存在。哪怕只是离了一个晚上,他都感觉自己活得没有灵魂。

    但他哥不理解这种苦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58、飞鸟: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