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80、枯荣

正文卷 80、枯荣(1/3)

推荐阅读: LCK的唯一男援 我被男友宠上天喻色墨靖尧 穿成男主宠妾(穿书)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我开局就被系统坑 乡村妖孽小村医凌风李诗云 你好哇!江先生 炮灰的意中人 亦见如顾 九爷夫人是大佬 因果在未来 诡夜画室 我的女儿是猫妖 楼主,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轻音百合这样那样的事

    闻时看到了很多自己。

    他看到自己坐在老树苍郁的枝桠间, 倚着树干垂眸看书,金翅大鹏从远处滑翔而来,到树边时缩到只剩鹰一般大, 踩落在某簇枝叶间。而树上倚坐的人这才从书页间抬起头,远远地看过来

    这是何年何月的场景

    闻时努力回想, 终于记起几分。

    那时候他早已及冠多年, 走过世间许多地方。偶尔有意或是无意间经过松云山地界,总是想上山看看,看看山上住着的那个人。

    那时的他常常觉得讽刺,明明有人对他说过, 这座山此生都是他的家, 可他后来每一次回“家”, 都要在心里给自己找尽理由。

    那次他想说碰到了一些棘手之事, 要回来查一查书卷。结果上了山才发现,他想见的人根本不在。

    他有点失望,又不想立刻离开。索性拿了书翻身上了高高的树枝,挑了一处地方倚坐下来,一边翻书一边听着山间久违的风。

    他在树间翻完了一本书,抬头才发现山道上站着一个人。

    那人往来总是无声无息,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对方笑着走过来,在树下抬眸看着他说“看书怎么窝在这里,小心被人当雪堆给扫了。”

    见到了太久没见的人, 他应该是高兴的,但最终似乎只是回了对方一句“六月天哪来的雪”。

    那实在是太过久远前的一个瞬间,寻常琐事,没什么特别,连他都差点忘了, 没想到另一个人居然记得。

    他以为最不可能记得的那个人,居然什么都记得。

    而他一时间甚至找不出这个瞬间被记得的理由。

    他还看到自己站在尸山血海的残局之中,手控无数交错的傀线,拽着十二只翻天覆地的巨傀转眸望过来;

    站在松涛万顷的山巅,在星河之下拎着松醪酒递过来;

    站在白梅树边,上一秒还没什么表情地绷着脸,下一秒就在长风之下偏头躲开撞来的花枝,然后蓦地笑起来。

    但更多的是远远的侧影和背影。

    走在静谧安逸的石道上、走过山野和村落。穿过喧嚣热闹的人群,穿过晦暗逼仄的回廊然后拐一个弯,便再也不见。

    闻时茫然地看着那些身影,像在看一场场熟悉又陌生的哑剧。

    他从来不知道

    原来尘不到在身后送过他这么多回。

    他只知道每次下山,对方只是倚在门边,看着他走过第一道山弯,便会转身回屋里去。甚至连送别的话都从不会说

    只有一次。

    唯独只有一次

    那人对他说“别回头”

    那一刻,尘封于最深处的记忆忽然松动了几分,不知是受这些心魔幻境的影响,还是因为他正清晰地感觉到另一个人的灵神正在消散。

    像灯油耗尽的火,一点点熄灭。

    他努力回忆过很多次,始终没能记起这句话的来由。偏偏在这个瞬间,想起了一幕碎片

    那是封印大阵运转到了最后关头。

    八百里地草木全无、魍魉丛生。

    那些尘缘里承载的数以百万计的怨煞执念,都在阵效之下化作滔天恶鬼,尖叫着、撕扯着。

    一切入阵的生魂灵相,都会在顷刻间被撕拉扯碎,挫骨扬灰。

    他记得自己满口是血,满身也是血。

    十二巨傀在翻天倒海的烈火之中长啸着,变成带着流火的碎片,大大小小地落下来,像是下了一场痛灼人心的暴雨。

    而他还是攥紧了傀线,想要往阵心去。

    而当他强行破开所有,撑着最后一口气跌跌撞撞地抓住阵心那个人,却发现那只手在他掌心里化作了一根白梅枝。

    即便到了最后一刻,即便有百万“恶鬼”啖灵食骨,那个人命都顾不上了,却还是处心积虑地造了一重幻境

    用来骗他走。

    他破开的路,是出阵的路。

    他想挽留的人,落在远远的背后。

    那个瞬间,那些哀恸的、尖锐的、歇斯底里的声音被收束成风涡,闷在了阵里,他面前是阵口的光

    他感觉有人抵着他的后脑,将他往前轻轻推了一步,劝哄似的说“别回头”

    尘不到说闻时,别回头我看着你走。

    这个名字是那个人亲口取的,这一辈子,只认真叫过这么一次。

    从此往后,再无回音。

    回忆里的绝望感让人痛不欲生,几乎是拿着最尖的刀刃,在骨头上一笔一划生刻下来的,和这一瞬重叠在了一起。

    可当闻时抬起头,却只能看到满世界的自己。

    心魔幻境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切。闻时能感觉到那个人越来越虚弱,却怎么都看不见。

    他猛地攥紧身上的傀线,手掌从上面生拉了一道。

    切割的刺痛之下,被他攥着的傀线一寸一寸染成了红色,血滴缀在线上,顺着往下滑

    滑到某一点时,整个幻境震动了一下。

    幻境越来越多,层层叠叠。高山之外还连着山,莽原之外还是莽原。四野骤然变得荒芜旷寂起来。

    谢问就孑然一身,站在那片荒芜之间。

    他手指上缠着雪白的棉线,牵牵挂挂地蜿蜒出去,系着另一个人。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80、枯荣: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