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82、渊源

正文卷 82、渊源(1/3)

推荐阅读: LCK的唯一男援 我被男友宠上天喻色墨靖尧 穿成男主宠妾(穿书)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我开局就被系统坑 乡村妖孽小村医凌风李诗云 你好哇!江先生 炮灰的意中人 亦见如顾 九爷夫人是大佬 因果在未来 诡夜画室 楼主,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轻音百合这样那样的事 都市最强战神齐昆仑破军

    这句话离得太近, 嗓音又太低。

    闻时轻轻偏开头,白皙脖颈浮起一片浅淡血色,从耳根蔓延下去。只是屋内烛火并不明亮, 淡化了这番变化。

    只有咫尺之间才能看得清。

    “你装睡”闻时直起身。

    他个子也很高,表情又总是冷冷的, 垂眸看人的时候总有种“不大高兴”的意味, 常会给人几分难以亲近的感觉。

    夏樵被他这么看着,恐怕扭头就要跑。但这点在谢问面前却从未起过作用。更何况谢问的目光还在他脖颈泛红的地方停留了两秒。

    于是那片血色褪不下去了。

    闻时第一次觉得皮肤白也很麻烦。

    好在谢问已经收回目光,说话的时候倦意里带着一抹笑“你怎么还反咬一口。”

    闻时“卜宁说你还没醒。”

    “他刚刚也来过”谢问说,“那他可能只是开门看一眼, 没有过来动手动脚。”

    闻时嘴唇动了一下, 可能想反驳却没找到合适的理由。

    谢问垂眸认真地看着他的手, 忽然沉声道“疼么”

    “疼什么。”闻时问。

    谢问手上枯化的痕迹还没消散完全, 异常瘦长干燥,触感有点微硌有点凉。他拇指抹过闻时的手指关节,问道“这双手勾着傀线往自己身体里扎的时候,疼么”

    闻时怔了一下,下意识要抽手,却被谢问反握紧了。

    他说“我教你傀术,不是让你对着自己用的。”

    闻时嘴唇抿成一条线,因为昏睡刚醒显得没什么血色。

    他没避没让,垂眸看着谢问, 像最薄最利的刀刃被人轻捏在指腹间,安静又时刻带着锋芒。

    他说“我学会了就是我的,想对谁用就对谁用。”

    谢问抬起眼“跟谁学的这么疯”

    闻时“你。”

    谢问眸光动了一下。

    明明他坐着,闻时站着。明明是他微抬着头,而闻时眉眼低垂。这种极容易被压制的姿态丝毫没有让他处于下风, 他依然透出一种温和又纵容的意味。

    他们就像闻时最常用的白棉傀线,绷得很紧,线与线之间隔着微末的距离。

    交错着,又纠葛着。

    闻时看着他,忍不住开口道“我为什么这么疯,你早就知道。那你呢”

    谢问嗓音轻低“我什么”

    闻时抿了一下唇,没吭声。

    “你说洗灵阵”谢问顿了一会儿,“还是渡灵”

    “渡灵”两个字落在闻时耳里时,他极轻地眨了一下眼。

    “洗灵阵是因为知道你执拗,凡事喜欢自己悄悄找办法,明明不擅长骗人,却总试着骗人,骗不过去还会生闷气。”谢问的嗓音很低,说到生闷气时带着模糊的笑意,只是很快便隐去了。

    “至于渡灵”谢问静了片刻,“那是因为你的灵相碎片跟着那些尘缘一起到了我这里。”

    闻时垂眸看着他“你可以用手指。”

    就像当初沈桥给夏樵渡灵时候一样,从指尖挤一滴血。

    谢问说“手指当时枯化得厉害,已经挤不出血了。”

    这句话解释完,闻时没有开口。

    他看了谢问很久,然后偏开了视线。

    就在他以为话题又一次蜻蜓点水,不会再有什么的时候。他听见谢问低低沉沉的嗓音又响了起来“其实真要滴血,还是有别的办法的。”

    闻时心脏倏地一跳,再次转眸看向他。

    他静默良久说“我没打算想而已。”

    不知哪条窗缝里穿过一缕夜里的风,桌案上的那豆火颤动了一下,烛光倒映在灯油上,温黄一片。

    有鸟被什么东西惊起,扑扇着翅膀从屋外的树边飞走了。

    屋里氛围暧昧胶着,闻时这才意识到他们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82、渊源: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