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85、送行

正文卷 85、送行(1/3)

推荐阅读: 民国盗墓往事 LCK的唯一男援 嚯,是病秧子啊! 霸途 农女为妃:恶夫缠上门 重生东京的剑仙 韩三千苏迎夏 兵锋秦风张欣然 和霸总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秦无双沐青鲤 皇叔的绝世小宠妃 美漫的外星英雄 网游之主神世界 仙界种田日常 摄政王他宠妻上头

    都说凡人突逢大病大灾或死亡, 灵相不稳、忧思过重,那些骤然袭来的悲痛混杂着万般执念,会让人画地为牢自缚其中, 这就是笼。

    都说笼里的人在做一场他们心里放不开的梦,把人生生从梦里叫醒有时难如登天、痛不堪言, 所以这是个苦差。

    都说笼主顿悟的瞬间, 大概是这个世上最毛骨悚然、也最痛苦悲哀的过程。

    如此种种,落在书册上不过寥寥数行,占不了几页,像是最简单的道理, 后世判官每一个人都能倒背如流。

    学的人觉得道理天生如此, 理所当然。却从没想过, 在最初, 这是由人一字一句写下的。

    那一世,张婉眼睁睁看着她家那位矜贵风雅又意气风发的公子成了笼,日日站在谢府的喧闹之中,看着府里人来人往,耽于一场冗长的美梦。

    再眼睁睁看着他自己把自己“叫醒”,亲手把那场梦拆得支离破碎。

    笼被解开的那个刹那

    所有繁华的、兴盛的都像潮水一般从谢问身边褪去。

    朱漆回廊从鲜艳到灰暗、再到斑驳不清,最后吱呀响了几声,断木滚落在地,砸起厚厚的烟尘。

    那些往来的人影笑着就远了, 如烟如雾,在风里散开,又归于沉寂。

    谢问就站在那片沉寂之中,静静地扫视一圈

    从此孑然一身。

    那场景实在叫人难过,张婉曾经以为自己永远都会记得。可事实上, 解笼的瞬间,她便跟着笑语人声一起散在风里,好好上路了。

    等她轮回里面走一遭,重回人世,四季早已不知流转了多少年。生死一番,前尘往事谁都不会记得。

    她有过很多场人生,有时好、有时坏。有时喜乐平安、富足长寿。有时一世寡欢,尝尽了苦头,

    她也见过数不清的人,有些话不投机、有些一见如故。她不知其中渊源,像世间大多数人一样,把这统统归结为缘分。

    她早已忘了上一世、上上世、甚至更早时候的自己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她也并不记得自己曾经徘徊许久,注视过一个叫做“谢问”的人。

    她更不会知道,那个人亲手送别了他自己,踏入了另一条路。从此世间再没有谢问,只有尘不到。

    等她想起这一切,寒暑已经走了一千多年。

    张婉看了谢问很久,有些慨然地笑了“明明是要给你留信的,却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他们曾经是家人,隔了一千年,又成了没有真正见过面的陌生人。

    以至于有太多话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谢问见她红着眼,良久道“那就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温和地起了一个话头,张婉说“顺着一些痕迹特地找来的。”

    谢问“找这里做什么”

    张婉叹了口气说“来还个心愿。”

    “谁的心愿”

    “我。”张婉看向谢问,“有一世我生在了一个山野小村里,村子里的人大多沾亲带故,都姓柳。所以叫做柳庄。后来一场天灾,村子靠着的那座山塌了,活埋了百来户人。我也在里面,还成了一个笼”

    她的目光又投向闻时,冲他也点头笑了一下“是你们入笼,帮我解的。”

    闻时怔了一下,也冲她点了一下头。

    “我记得,送我走的时候,你还问过我几句话。”张婉对闻时说。

    具体的内容,闻时已经记不大清了。印象里,似乎是问了几句天灾来临前的事情,想看看有没有征兆或者蹊跷。

    “我怕那个不是天灾,而是人祸。”闻时顿了一下,像十九岁那年对着尘不到一样,坦直地说“在那之前我们也算到了一场天灾,卦象显示在松云山,所以我们给山体布了阵做了点加固”

    “怪不得”张婉说“怪不得会问我那些话,是怕柳庄的天灾是由你们导致的对么”

    闻时“嗯”了一声。

    “你还真是不知道躲。”张婉摇了摇头说,“别人要是有这样的顾虑,可能问都不会问那些话,那不是给自己揽祸吗”

    她说完对谢问道“一千多年了,他倒还是那样。”

    谢问瞥了闻时一眼,笑了笑“嗯。”

    “我当年其实也听出他的意思了,所以”张婉顿了一下,“所以我藏了点话,也避开了一些事,告诉你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征兆,就是下了很久的雨,山石又早有裂缝,确实容易塌。”

    听到这话,闻时皱起了眉。

    既然她说藏了话,又回避了一些事,那说明,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所以实际是”

    “实际是”张婉垂了眸,道“柳庄的山塌,就是人祸。”

    闻时愣了一下,脸色已经变了。

    他朝谢问看了一眼,又看向张婉,正要开口,就听对方说“但是跟你们无关。”

    “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闻时问。

    “我确实知道。”张婉有些出神,轻声说“我看到过。”

    谢问“当时为什么不说。”

    张婉“因为有点顾虑”

    她那一世其实命不算好,出生便死了娘,三岁又死了爹,在屋里搂着尸体胳膊过一天一夜,才被隔壁邻里发现,抱了出来。

    但她又是幸运的。村子里有个哑女,自己的儿子刚出生不久就被人偷了,苦寻无果之下死了心,见她孤苦伶仃,便好心收了她,当成亲女儿养。

    哑女为人温婉,对她照料有加,教她女红、教她编织。粗重活却始终不让她干。村子里其他人也热情和善,知道她们母女俩日子不容易,总会帮衬一下。

    那一世的张婉体质异于常人,天生通了一点灵窍。小小年纪就可以帮村子里的人看房看宅、掐算天时了。

    她有几回夜半醒来,看见哑女夜半对着一只悄悄抹泪,知道对方还是挂念那个丢了的儿子。便偷偷排算了一下。

    算出来的结果很奇怪,总显示哑女的儿子就在村子里。

    这简直就是鬼故事,换谁都会吓一大跳,胡乱猜测些有的没的。

    但那一世的张婉性格沉静,算出这种结果也不敢贸然告诉哑女。

    她记得哑女说过,儿子脖颈后面有一块拇指印大小的胎记,便天天在村子里外盯着年纪差不多的人看,下田的时候,也常会注意,生怕哪天挖出些什么来。

    柳庄总共就那么大,她盯了几个来回也没有结果。既失望又松了一口气。她思来想去,把问题归结为为自己能力有限,算出来的东西并不准确。

    天下之大,哑女心心念念的儿子,应该还在某个她不认识的地方好好长大。

    “我那时候常会做一些梦,稀奇古怪,偶尔会带一些预示。”张婉说,“那些预示帮我、还有一些人躲过不少事。”

    就是因为成功躲避过很多次,她便有点盲目自信了。觉得灾祸麻烦来临之前,自己必然会梦见些什么,时间也总是合巧,来得及做点什么。反之,只要没梦见,就必然不会有大事。

    “偏偏那次不一样。”张婉回忆道“那天也是夜里”

    柳庄接连下了很多天的雨,夜里也不见停。每到这种大雨天,村里就格外安静。雨声催人困,所有人那天都睡得极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85、送行: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