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88、钓鱼

正文卷 88、钓鱼(1/3)

推荐阅读: LCK的唯一男援 我被男友宠上天喻色墨靖尧 穿成男主宠妾(穿书)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我开局就被系统坑 乡村妖孽小村医凌风李诗云 你好哇!江先生 炮灰的意中人 亦见如顾 九爷夫人是大佬 因果在未来 诡夜画室 我的女儿是猫妖 楼主,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轻音百合这样那样的事

    阿齐那边居然迟疑了一下, 肃然道“他就不叫了。一个名字都被划了的人,既不在名谱图上,又跟咱们家断了关系, 为什么要叫”

    他虽然没提谢问的名字,但这么一形容, 旁边的张正初便明白了他在说谁。多年过去, 他似乎依然记着张婉跟家里断绝关系的事,当即冷然道“不论是张家的事还是判官的事,现在都跟他无关,叫他干什么”

    然后是手杖杵地的声音, 咣地一下。

    张岚“”

    她默默捂住了手机出声筒, 生怕刚刚那话让谢问本人听见。

    不论张家的事还是判官的事都跟他无关

    妈耶。

    要说判官, 人家是祖师爷。

    要说张家, 人家被封印这事张家占头功。

    哪件跟他无关

    张岚越想越觉得自家亲爷爷在点炸药包。虽然她和张雅临大了之后都很怕张正初,跟老爷子并不亲近,但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老爷子招惹大麻烦。

    她又想到来天津之前,周煦看着张家本家的房子,咕哝过一句“这楼怎么看着像是要塌了”。

    当时她和张雅临只觉得这倒霉孩子乌鸦嘴乱说话,没当大事。现在她知道了周煦是谁,只觉得心惊肉跳、一阵发慌。

    她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巴,松开捂着的手机末端,含糊地说“行了我知道了, 再看吧。”

    阿齐不解“什么叫再看刚刚不是说了么,是务必回”

    张岚直接把电话摁了。

    此时的张家老宅里,前后各院灯火通明。

    阿齐抓着电话,默默傻了一会儿,转头对张正初说“阿岚说她知道了。”

    “嗯”张正初捏握着手杖, 手指一张一合,像在杖头上打着缓慢的节拍。这是他沉思时常会有的动作,阿齐一看就知道,所以垂眸在旁边站着,不再出声打扰。

    一代人和一代人之间总会相互影响,后辈常常会学着前辈的一些动作习惯、尤其在树立威严形象方面。

    这种沉思时打拍子的动作就像家主的一种标志,张正初年轻时候也没有,后来当了家主便慢慢从父辈那里学来了。

    所有小辈、包括跟了不知几代人的阿齐,只要看到这个动作,就会不自觉板正身体、噤声不语。

    曾经有一种悄悄流传的说法。说阿齐存留的时间太久,对后来的张家家主而言,甚至能算长辈。

    为了压住这位傀,让他有种“主人从未更换”的感觉,每一任家主都刻意学了张家老祖宗的几个小动作,代代相传。

    后来这话传到了阿齐面前。

    他听完“哦”了一声,说话行事没有任何改变,流言才算断了。

    张正初沉思的时候,屋里另外几个年轻人垂首站成一排,大气不敢喘。

    不是别人,正是大东他们几个。

    作为最先看到名谱图变化的人,他们第一次被请来了张正初所住的院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家主。

    初印象就是他真的太老了。

    张岚和张雅临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作为他们的爷爷,张正初年龄也近九十了。要是在寻常人家,这就是高寿了,老迈一些再正常不过。

    但他是判官。

    判官清障化煞,化不掉就是满身负累,化掉了就是修为和福分。所以这群人中常有过百岁的人,十更是精神矍铄。

    像张正初这么苍老的,实在少见。

    对大东他们来说,张正初这副样子又证实了一些传闻。

    传闻张家当年在封印尘不到那件事上立了大功,虽然没有像那几位亲徒一样消陨于世,但也受了不少罪。可以说是在世的那些人里最惨烈的一位。

    哪怕封印的出发点是好的,也跑不掉一个“欺师灭祖”的名号。

    都说张家老祖宗大义,把这些担下来了,所以张家后来的每一任家主就像受了祖师爷的诅咒一样,寿命都不长,老得也快。

    为了平衡这一点,张家广收门徒,广撒子孙,钦定的后辈只要满35岁便接任家主之位,上一辈从不恋权,一日都不拖延,代代如此,才有了今天繁盛兴旺的局面。

    而其他各家也始终感念张家老祖宗的大义,愿意让他们一头。让着让着,就真有了差距。

    这是关于封印之后,张家为何一家独大的最广泛的说法。

    大东他们从小就听说过。

    事实究竟怎么样难说,但今天见到张正初,他们至少可以确定“老得快”这点是真的。他们甚至怀疑老爷子坚持不到张雅临35岁,说不准会提前让位。

    张正初脸上皮肉松弛,因为嘴角下拉的缘故,沉默时更显威严。

    他手指打了一会儿拍子,说“所以,你们几个都听见了,那句又活过来了是阿岚自己说的”

    大东他们迟疑着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我们看到名谱图的变化给岚姐打了电话,她听我们讲完,就说了这句话。”

    张正初就这么听着,没点头。

    他很少会把自己的想法放在脸上,对着这些陌生小辈,就连点头或摇头这种最简单的动作都没有。

    他又问“你们给她打过几个电话”

    “好几个吧,前几次没通,最后一次通了。”大东说。

    “接连打的”张正初又问。

    “对。”

    张正初依然握着手杖在打拍子,过了片刻,冲大东他们一抬下巴。

    不用他开口,阿齐立刻走过去对大东他们说“老爷子没什么想问的了。前院那边有阿姨煮了茶汤,可以去那边歇会儿,今晚就在本家住着吧,其他各家都在来的路上呢。”

    大东他们一听这话,忙不迭跑了。

    门一合上,张正初就对阿齐说“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打通,那时候阿岚应该在哪个笼里。最后一次通了,那就是她刚出来。”

    阿齐点了点头。

    “所以她从笼里出来的那个时间点上,卜宁老祖复生了。”张正初说。

    阿齐毕竟是傀,还是个极为刻板的傀,脑筋转得慢。他愣了一下,才点头说“是这样。”

    张正初攥着手杖,另一端在地面上不轻不重地撵转着。

    碾了几下,他才沉声开口“世上有这么巧的事么”

    阿齐“或许有吧。”

    张正初又说“我不信。”

    阿齐有点迟疑“那您的意思是”

    张正初“卜宁复生这件事应该跟她入的笼有关。她接电话前就知道,甚至有可能直接看到了。”

    他想了想,拄着手杖慢慢走到墙边。那里也挂着一张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88、钓鱼: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