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89、惊动

正文卷 89、惊动(1/3)

推荐阅读: 民国盗墓往事 LCK的唯一男援 嚯,是病秧子啊! 霸途 农女为妃:恶夫缠上门 重生东京的剑仙 韩三千苏迎夏 兵锋秦风张欣然 和霸总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秦无双沐青鲤 皇叔的绝世小宠妃 美漫的外星英雄 网游之主神世界 仙界种田日常 摄政王他宠妻上头

    房门大敞的瞬间, 谢问其实怔了一下。

    那个表情在闻时看来更像是一种犹豫和迟疑,尽管转瞬即逝,他还是捕捉到了。

    他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冷淡沉敛的, 唯独在这个人面前敏感得惊心。

    于是在看到那个表情的同一刻,他就从谢问身上收回目光, 微微僵了一下说“睡哪都一样。”

    他语气很淡, 仿佛就是临时改了主意。但不自觉微蹙的眉心却把自己暴露得干干净净。

    说完他下意识拉了门,只是刚拉一半就被一只手挡住了。

    闻时抬眸,看见谢问手背抵着门沿,说“怎么还带半途耍赖反悔的”

    “没有。”闻时沉默两秒, 又开口道“你如果不那么想进就别进。”

    这时候他语气里的情绪就明显许多, 带着几分不高兴, 又因为不加掩饰, 显得没那么冷硬,更像一种虚张声势的软刺。

    听着这话,谢问目光就停留在闻时脸上,不知在看什么,但他看了好一会儿。

    听完他微微躬身走进来,然后背手合上了门。

    他握着门把手的时候,连带着握住了闻时的手指,没再松开。

    门锁咔哒一声响,所有灯光都被挡在屋外。

    闻时手指动了一下, 没能抽出来。于是他只能站在谢问面前,距离近到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偏一下头,就可以接吻。

    “你什么意思”闻时问。

    “看不出来么,软禁。”谢问背靠着门,握着闻时和门把的那只手掩在身后, 而闻时的小臂绕过他的腰,乍一看就像是搂抱。

    “从小气性就大,不高兴能闷一个月。我当然得把话问清楚再给你松开。”谢问空余的那只手刚好是枯化的,在外人面前会遮掩一下,免得吓到谁,到了闻时这里便自在不少。

    他轻轻拨正闻时的脸,问“为什么觉得我不想进来”

    闻时动了动唇,又不知怎么答,索性不打算吭声。

    谢问的手指就在他颈侧,像白骨和枯木的混杂体,有点尖,但又不会扎得人疼。只轻轻地抵着皮肤,划过的时候刮得人心痒。

    闻时一把抓住那几根干枯手指,有点不耐地开口道“我开门的时候,你愣了一下。”

    谢问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愣了一下”

    闻时盯着他。

    屋里很暗,没有开一盏灯。窗外的光被帘子筛去大半,落进来的时候朦朦胧胧,勾勒出来的轮廓模糊不清。

    但闻时还是固执地看着他。

    谢问沉吟片刻才明白闻时的意思,他开口道“我愣了一下是因为”

    话说一半他忽然停了下来,不知是在斟酌怎么。

    闻时等了片刻,没等到下文,皱了一下眉道“因为什么”

    谢问有些失笑,笑音却只闷在嗓子里,显得低而沉。又过了一会儿,他才低缓开口“因为你想要什么东西,想做什么事情,总会给自己找很多理由和借口。但今天却不太一样。”

    小时候闻时就是这样,后来他一路宠着惯着,才勉强养出一些脾气,带着几分无伤大雅的“肆无忌惮”。

    结果几场洗灵阵剐尽尘缘,又闷回到了最初。越大心思越重,还带着几分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找师父,是因为碰到了棘手的事。

    回松云山,是需要翻阅一些旧书册。

    并肩同行,是恰好要穿过那条官道,再找不到其他岔路。

    人人皆有欲求,闻时却有些别扭。

    每次想从他这里要点什么,总会绕一个大圈,找尽各种借口,先把自己逼到一条没有分岔的独行道上,才能开得了口。还会披一层不近人情的伪装。

    时间久了,就几乎成了他的本貌。

    偏偏是这样一个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今天居然少有的坦诚、直白

    没有绕弯兜圈,也没有找尽理由。

    他就那么握着把手,看着谢问,然后敞开了门。

    那一瞬间,他几乎透出一种蛊惑人心的气质来,像裹着霜雪的魑魅山精。落在凡俗眼中,有种冷调的性感。

    “所以呢。”闻时问。

    谢问“嗯”

    闻时“你愣一下是在想什么”

    “在想”谢问枯瘦的手指动了一下,尖端不小心划过闻时的脖颈。

    闻时微微避让,下巴和脖颈拉出清瘦好看的线,喉结抵着指尖滑动了一下。

    谢问垂眸看着那里,嗓音温缓地说“我活了不知多少年,又死了不知多少年,好像终于开始归于凡俗了。”

    说完,他半阖双眸低下头,吻在闻时凸起的喉结上。

    他连吻都带着一股雅士仙客的意思,偏偏这个落处常常牵连着无端欲念。

    闻时在那一刻闭了一下眼,喉结不受控地又滑动了一下。

    谢问似乎觉得有些意思,让开毫厘之后,手指拨弄了一下,又逗他似的在那里吻了一下。

    “你”

    闻时刚说一个字,就被喉结尖处的触感弄没了音。

    他又想起很多年前做过的一场极为荒唐的梦。

    梦里他坐在榻上,衣襟松垮。他的头发像平日一样束得高高的,一丝不苟带着矜骄,偏偏末端凌乱地落在衣襟里、或是被汗粘在脖颈上,痴妄遍地,尘欲满身。

    而尘不到就站在榻边,衣衫整洁、光风霁月。

    他看见对方伸手过来,指弯接了他顺着脖颈淌进衣襟的一抹湿汗,然后捻着指腹。

    而他难堪地抿着唇转开脸,十指缠绕的傀线下意识要去捆挡对方,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拦下了。

    等他再转过头,只看到傀线在尘不到的反控之下,朝他这个主人捆缚过来。

    梦里的场景总是跳跃而凌乱,毫无章法。他只记得梦境的最后,惊醒前的一瞬间,尘不到依然衣衫洁净地坐在他的榻边,那只干净好看的手却没在他袍摆之下。

    他忽地曲起一条腿,膝盖支起雪白的长衫。然后也是这样,背抵着墙壁,半闭着眸子仰起脖颈。

    而尘不到却侧俯过身,轻轻触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89、惊动: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