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90、邪术

正文卷 90、邪术(1/3)

推荐阅读: 穿梭来的武圣 楚兮歌墨郗尘 大佬她救人要钱 恶毒女配心尖宠[快穿] 张轩夏梦 帝王盛宠:皇后狠凶猛 盛世安平侯 穿越之农家有小女 妖皇非要谈恋爱 重生之将府长女 医然照我心 我真的不想再赢了 独家盛宠:唐少的私有宝贝 求生 开局绿胖锤爆斗罗

    还假装没听见

    周煦抓着手机僵了一会儿, 表情忽然变得意味深长,然后咕哝了一句“我有些摸不明白了。”

    片刻后,他又嗓音粗噶地说“干嘛什么东西不明白”

    “你是我分出去的一部分灵相, 照理说,即便咱们之间隔了一千来年, 经历、性子都不相仿, 但多多少少能相通。”卜宁这次占的时间有些久,话也有点长,“我以为我一眼就能将你看明白,现在听了你同张家家主之间的话, 却有些拿不准了。”

    他对外说话总是礼数周全, 对着周煦会稍稍放松一些, 显得直接不少。他斟酌片刻, 还是直言道“你是真傻,还是装的”

    他原地呆立片刻,又变成了周煦,一屁股坐到夏樵旁边的空位上,仰着下巴翘着二郎腿抖晃了一会儿,说“我跟你说,要是别人这么问我,我就骂回去了到你这我还得憋着,不然感觉跟骂自己似的。你听着啊, 我不傻,我也没装。”

    周煦掰着指头说“本家里面,我小姨和小叔”

    话说一半,他卡机了,用另一种教书似的口气道“张家那二位是亲姐弟, 你管其中一位叫小姨,那另一位得叫舅舅,怎么叫小叔呢我听你叫错好几回了,实在有些忍不住。”

    教完,他又“啧”了一声,继续抖着脚丫子说“我小时候口齿不清,小舅说得像小脚,我小叔自己受不了了,让我改的。都叫了十几年了,反正就一个称呼,有什么可讲究的。”

    “喏,所以比起我亲妈,小时候我跟小姨、小叔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他俩又那么厉害,我就一直挺崇拜他们的。”

    周煦性格偏动不偏静,说话嗓音又粗嘎嘎的,哪怕在认真说话,也坐没坐相,更没有什么娓娓道来与人交心的意思。但卜宁知道他这会儿挺认真的,便没再打断。

    “你要说他俩多喜欢我呢那倒也没有。我小时候疯起来,小姨还揍过我呢,小叔也经常被我烦得恨不得拿傀线给我捆起来。但除了那些时候,他们对我真挺好的,教过我那么多东西,带我长过不少见识,还给我撑过门面,在一帮老祖宗面前虽然不够看,但在外人面前,那还是很拉风的所以就算咱俩之间有这么深的渊源,我小姨和小叔,还是我小姨和小叔。我不能翻脸不认人,突然就跑去坑他们对不对”

    他静默了一会儿,淡声评述道“有理。”

    “但是”周煦话锋一转,又道“我不喜欢老头子。”

    卜宁“”

    周煦又连忙补了一句“哦哦,我不是说你啊。”

    卜宁“”

    “你虽然一千多岁了,但看着还挺年轻的。现在又在我这里呆着,而我又这么帅气”

    卜宁不得不出来占个位置,打断他“你有话不妨直说。”

    周煦自夸被截,不甘不愿地哼了一声,才继续道“那我直说了,我不喜欢本家那位太爷,就是刚刚电话里那位。我不想坑小姨、小叔,但也不想顺着那位太爷。所以他问我的那些话,我想说的就说,不想说的就不说。他怎么想不关我的事,反正我没撒谎,也没什么都告诉他。而且你岁数那么大”

    卜宁又忍不住出来补了一句“我布阵自封时,还未及而立之年。我是腊月生人,虚两岁,实际也就活了不足廿九。”

    他一贯温和沉敛,又在阵里一坐那么多年,早该无波无澜的。但可能是受了这具年轻躯壳的影响,也可能是跟周煦那半部灵相有点相融,居然会在这种小事上争两句,仿佛回到当年十来岁的时候了。

    他争补完,自己先摇头笑了一下。

    周煦就在这时占了主位,怔然道“妈耶,居然还不到29岁啊我真牛逼,也真可怜。”

    卜宁“”

    老祖被另一半自己的臭不要脸震慑住了,半晌才叹了口气说“作孽,罢了。你继续说。”

    “噢”周煦道“我是想说,二十九岁也比我大不少了,你见过的人肯定比我多得多,应该听得出来,本家那个太爷也一点都不喜欢我。”

    这话卜宁应不来,点头摇头都不对,索性没开口。

    周煦便继续说了“其实我小时候挺牛的,据说小小年纪就灵气逼人。”

    卜宁“”

    “当然了,我现在知道了,这是借你的光。但有什么呢你的就是我的嘛。”他倒是很自觉,说什么都不会脸红,“再加上我小时候浓眉大眼长得讨喜,在同辈里是很突出的。所以我小时候去本家住,其实是那位太爷亲口提出来的。但他一见我估计就不喜欢我了。”

    “为什么”

    “因为”周煦下意识应了一句,才反应过来这话不是卜宁问的,而是旁边的夏樵。

    “哎呦,不容易,你总算活过来啦” 周煦呵了他一声,道“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你哥跟祖师爷”

    夏樵指着他“你别说话我刚消化完。”

    他说完,又想起来卜宁在周煦身体里,默默把伸直的手指缩了回来,道“我就是没想明白,明明我哥在的时候我也都在,他们是什么时候唔,发展的,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看见没,这种才是真傻子。”周煦对自己说。

    卜宁默然两秒,借着他的身体替他转了个头。

    于是周煦看到背后的沙发上,真傻子二号老毛幽幽地盯着他,眼里寒气逼人。

    周煦怂兮兮地转回头,决定继续讲自己的故事“那个是这样,本家规矩特别多,代代相传下来的。其中有一个规矩,就是像我这样有天赋有灵气的小孩儿,到了本家是要去拜家主的,得磕头。”

    卜宁又没忍住,微微皱眉,不赞同地说“哪怕我当年拜师,也不过就是两手交叠作个长揖而已。”

    他虽然管庄冶叫师兄,但他们其实是同一年行的拜师礼。

    那时候庄冶年纪长他一岁,知道的比他多,礼数也比他周全。拜师的时候冲着尘不到就要磕个大的,结果膝盖刚弯,尘不到长袖一扫,他就被山风托了起来。

    “见天见地都不用跪,跪我做什么。”尘不到当时是这么说的。

    他和庄冶当时懵懂又小心,像受惊的鸟雀,生怕自己反应错了惹师父不高兴。可能是眼里的惊惶太过明显,尘不到又补了一句玩笑话“除非腿脚犯软,就是站不住。”

    说完他移了两个蒲团来,让两个落地就踉踉跄跄的小徒弟歪倒在里面。

    从那之后,他们见了尘不到行礼只作长揖。

    “不用跪吗”周煦纳闷地说,“不对啊,我在书里看到说,当年各大弟子见了祖师爷都要下跪的,一跪跪一地,还不能抬头,一来是祖师爷威压深重,二来他也不喜欢”

    没等他说完,卜宁就冒了出来。

    他板着脸刚要开口,就听老毛蹦了一句“放屁。”

    一听这语气,就知道是跟着谁长大的鸟。

    卜宁粗话不太说得出口,听了老毛的骂辞,满意地点了点头,缓了神色问道“你是哪里看来的杂书简直胡言乱语。”

    周煦还没答,老毛就又开了口“后来的书都这么编的,不知道谁起的头。”

    “反正我在本家翻过很多书,别家的也看过一点,提到这些,内容都大差不差,说法挺统一的,一看就是传了千儿八百年了。”周煦说着说着,忽然想到这些书在现世广为流传,有心人很容易翻到。谢问肯定也看到过

    那些内容乍一看来路分明,有本有源,有依有据。明明是假话,却骗后世人人信以为真。

    不知道谢问看到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是会觉得荒唐可笑还是翻翻就过去了

    周煦忽然有点感慨。

    他以往常常羡慕书里常提的那些人物,觉得他们一生大起大落、轰轰烈烈,不论好赖善恶,至少刺激。

    现在真正见到那些人才觉得,像他这种平淡如水、偶有意外偶有惊喜的日子,也是有些人眼里可遇不可求的。

    “所以,见了你们张家家主还得磕头,然后呢”夏樵听得半半拉拉十分难受,忍不住又往下问了一句。

    周煦回神道“哦,不止磕头,还得敬符水呢”

    夏樵“敬符水”

    他心说这不是有病么。

    人家见长辈都是敬茶,张家家主口味这么清奇

    周煦睨了他一眼,指着他晃了晃“我就知道你想歪了。那符水不是喝的,是让他蘸的。”

    夏樵“蘸来干嘛”

    周煦指着自己额心“家主会蘸了符水,在小辈这里点叩两下。”

    话音刚落,他又摇身一变,换作卜宁道“你确定是叩在这里怎么个叩法”

    “那我哪知道。”周煦没好气地抢了位置,说“反正就是额头这呗。我当时被小姨、小叔领去太爷那屋,一是倔着不肯跪,一让我跪我就躲,还特别皮猴,把阿齐手里端着的符水弄洒了,碗也碎了。”

    “所以我也不清楚具体怎么个叩法。反正后来听说,我那么一搞挺不吉利的,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90、邪术: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