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93、养灵

正文卷 93、养灵(1/3)

推荐阅读: LCK的唯一男援 锦衣卫在都市 铅华褪尽 一品夫人养成记 重回九零有空间 嚯,是病秧子啊! 特摄大师 海贼王之青春永燃 快穿:渣男洗白实录 霸途 大佬的戏精夫人成了顶流 穿成男主宠妾(穿书) 特种兵之黑暗教官 我在异世学习做神仙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张正初嘴角松弛耷拉的皮肉抽搐了一下, 心头悚然一惊

    下一刻,东南西北四面天际雷电流动,宛若游龙惊起。

    看不见的威压顺着傀线扫荡出去, 涟漪般扩开,无形无状却摧枯拉朽狂风倾碾而过, 攻城略地, 直撞大阵边缘

    轰

    八方同时响起爆裂之声,直穿耳膜。

    黄土翻搅,砂石飞溅

    数百枚埋于土下的阵石被傀线箍住,金光乍现, 裂纹瞬间布满石面, 密密麻麻

    加油站背阴处、休息站灯光照不到的角落、荒野路边那些避人耳目的角落同时出现了这样一幕

    阵石炸裂的瞬间, 负责埋守阵石的各家年轻小辈闷哼一声, 猛地蜷起身体。

    “怎么回事”

    “这傀线哪来的”

    布阵之人跟阵是相连的,就像傀线和傀师灵神相通一样。

    大阵受到剧烈冲击,就像有人甩着带电光的长鞭,狠狠抽在他们的神经上

    那些资历尚浅、不够能耐承受的人,甚至连声音都没能发出,就痛得跪了地。

    阵眼之上,同样是一片躁动。

    张碧灵他们那些随行而来的人高下不一,有些还强撑着,有些直接踉跄两步, 弯下了腰。

    负责坐镇的各家家主脸色纷纷变得难看起来。

    年纪最长的罗家家主须发皆白,身量清瘦如风中芦苇。他在巨震中晃了晃身形,脚底碾着地面微移寸许,重重朝下踩去。

    他稳住的刹那,方圆百里内所有被翻搅出来的阵石忽然止住了碎裂之势, 在泥沙之中颤动。

    这一下并不轻松。

    准确而言,是非常艰难。

    他年已逾百,修习阵法整整九十年,这种半途再补一记的事做得不多,也不算少。没有哪次像这次一样耗费力气。强压阵石的时候,咬紧的牙关里甚至有几丝血腥味。

    那是两种力量对撞的结果,他居然占了下风

    旷野中。

    那些布阵人瞬间衰弱下去的反应顺着傀线传递过来,被闻时隐隐感知到。乌乌泱泱百来人,唯独没有张正初

    他镇于阵眼中心,两方与身后人群环绕。占的是最重要的位置,却在承受破阵之力时,微妙地挪移了毫厘。

    那点区别肉眼根本不可见,反倒是破阵的闻时感受最为直接。

    如果说之前关于周煦幼年所见的场景还是猜测,那张正初此时的举动几乎佐证了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自私、怯懦、阴险狭隘。

    这样的人,干出那种借百十笼涡和万千无辜饲养自己的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为什么是这种人”

    闻时手指上缠着直指八方的傀线,在强劲灵神的凝控下,寒芒毕露,削铁如泥,是最锋利的刃口。来自于各种人的抵抗和痛楚就顺着这些冰冷的长线传递过来,涌入灵相和识海。

    他可以感知到那些人最细微的情绪。

    “为什么偏偏是这种人”

    偏偏是这种人,千年之后站在如此高位,指使着百千人循着他描画的轨迹往前走,让别人消耗他该消耗的,别人承受他该承受的,他却站在人群正中,安然无恙。

    “他凭什么”闻时的问话压在喉咙底,沉闷中透着隐隐待发的怒意。

    “凭他心安理得,凭那些你知道但永远也不会去做的事。”

    谢问也看着那边,嗓音如深林间拂过的晚风。他在风里半眯着眸,这个动作使他眼尾微弯,看上去就像含着笑意评述与他无干的事情,以及与他无干的人。

    可事实上,数丈之外站着的,是应该恭称他一句“祖师爷”却从未有人这样叫过的后世徒孙。他们用着他教授的那些能耐,说着他流传下来的话语,做着他引领的那些事,却在一些人孜孜不倦的歪曲描画之下,将他划在对立面。

    而上一次这样人群齐聚,还是他被封印的那一日。

    人也好,事也好,哪样都与他瓜葛连天,放在常人身上说一句深仇大恨也不为过。

    他却并没有多看张正初一眼,而是对闻时说“凭你感觉到那些布阵小辈的痛苦会松开手指”

    闻时看向他。

    “他能骗点老实拥趸,你就只能讨我喜欢了。”谢问说。

    大阵边缘,负责埋守阵石的那些年轻人只感觉压制在神经上的巨大威力骤然一轻他们茫然一瞬,连忙攫取时机喘了几口气。

    他们一骨碌翻身起来,连忙扑到阵石旁边。

    石面上的裂纹止住了继续蔓延的趋势,堪堪停在粉碎之前。

    “怎么停了”

    “但是傀线还在。”

    “究竟什么情况”

    那些傀线依然钉在黄土之下,细而坚韧,泛着雪芒寒光,安静又冰冷地在地上投下影子。

    而阵眼之中,那些坐镇的家主们同样感觉到了破阵之力有一瞬间的放松。

    罗家老爷子顾不得多想,咽下口中血腥味,借机缓了一口气,压着嗓音喝道“都傻什么呢加固啊”

    另几家专修阵法的紧随其后

    他们接连补力,又将四方阵石朝土地深处压了几厘,而后悍然抬头看向数丈之外的年轻傀师,皱着眉惊疑不定。

    那几秒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他们甚至生出了几分不敢高声语的畏惧来。

    但很快,他们就觉得那些畏惧很荒谬。

    那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辈。

    诚然天资卓越、实力骇人,诚然刚刚那一下弄得大家措手不及,差点叫他一人毁了百来人布下的大阵但归根结底是因为变故陡生,而他们毫无防备。

    如果有,不会出现这一遭。

    这些家主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修成了不动声色且不露怯的能耐。

    他们迅速恢复常态,交耳问道“这是什么人哪家的”

    “傀师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看这架势,哪怕比起风头正盛的张雅临也差不离。

    最重要的是

    “他这动手动得毫无道理,是有什么误会和过节”

    他们就像一群长者品评着一位横空出世的陌生后人。唯独吴家家主吴茵没有出声,也没有跟着众人做出加固阵形的举动。她只是眯起眼睛,微微探身,似乎想要将远处那个冷着脸的年轻人看清楚。

    “吴老。”杨家家主看向吴茵,手捏着一张没出手的符纸,问道“您在想什么”

    吴茵没看她,目光依然落在数丈之外“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面熟。”

    背后和身边的声音不曾消止。

    在其他人有所动作之后,张正初身形微动。他握着手杖的指节攥得很用力,就听咔嚓一声,手杖另一端在坚硬地面上压出一个深坑,死死地抵在阵眼最中心的那一点上。

    刹那之间,水泥路面爆裂声接连不断扭曲的长缝从手杖之下蜿蜒横生,像数以万计的游蛇,乍然朝八方散开

    整个路面猛地一沉,连同荒草高树大阵圈围下的整片大地都朝下陷了几寸,所有人灌注于大阵上的灵神都被汇集到了一点,仿佛有一只无形巨掌,跟着张正初的手杖而动,覆在方圆百里的天地之上,将所有东西朝下狠狠一压。

    于是阵眼被压得死死的。

    而数百人的灵神则被凝成了细细的缕,缠绕在他的手杖上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93、养灵: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