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 > 其他小说 > 判官 > 正文卷 98、“山鬼”

正文卷 98、“山鬼”(1/3)

推荐阅读: 民国盗墓往事 LCK的唯一男援 霸途 兵锋秦风张欣然 和霸总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美漫的外星英雄 网游之主神世界 仙界种田日常 姑娘你不对劲啊 辅助修真第一人 总有人想被我打脸 郡马是个药罐子 学神今天又没做人 学术大佬被攻陷了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谢问不知想起了什么, 语气很淡,“算是认识吧。”

    闻时又朝远处望过去,有点纳闷。

    曾经很多人说过, 祖师爷尘不到是半仙之躯。而半仙,都是不记人间事的。

    不是记性不好, 是他活得太久, 走过的地方太多,见过的也太多,如果什么都记着,几颗心都不够装。

    所以都说, 尘不到是不太爱记事的。

    但闻时知道, 那话并不全对。他只是记事的方式跟常人不一样, 没有什么耿耿于怀或念念不忘, 而是像一个迎来送往的旁观者,悲喜不深。

    乍一看仿佛蜻蜓点水、风拂长林,过去了就留不下任何痕迹,其实只要见过,你提起来,他几乎都有印象哪怕说的是一行蝼蚁沿石而行。

    但有印象和认识,是两回事。

    远处的那片野林和零星灯火,放在任何一座深山里都不违和,相似的场景没有千万也有百八十个, 单单是闻时自己就见过不少,更何况谢问。

    这样遥遥看一眼,说眼熟很正常,说认识那就有点奇怪了。

    “没看出特别。”闻时沉声咕哝了一句。

    “景色确实没什么特别。”谢问应道。

    “那你怎么认出来的”

    “看人。”谢问说道,“这毕竟是在笼里。”

    闻时突然反应过来, 这是张岱的笼,他却下意识只从谢问的角度去想了。

    这地方不仅谢问见过,张岱也见过,并且对他而言极为特别,特别到临死都耿耿于怀搁放不下。

    闻时拧着眉想了几秒,正要开口,就感觉自己后颈被人轻拍了一下。他抬起眸,就见谢问指着那几点灯火“那里是个山坳,坳间也有一片湖,跟松云山的净心湖挺像的。就是夏秋两个季节会有瘴气,不适合长住。”

    闻时愣了一下,乍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好像听过类似的话

    应该是十七八岁的时候。

    那几年山下总是很乱,战事疫病从未停过。尘不到总是不在松云山,有时候一连数月都见不到踪影。有一次他戴着面具回来,走在落叶满地的山道上,像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来客。

    就是那一次,闻时感觉到了他们之间忽然生出的缝隙,那是后来所有痴妄和情愫滋生的源头。

    但在当时,闻时只是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丝陌生感,并因此烦闷了很多天,不论尘不到怎么逗都没用。

    他说不清那些情绪,只好归结于太久没见,有点想人了。但让他承认这点不如吊死他。所以他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问话“怎么这次下山要那么久”

    然后尘不到就握着青瓷茶盏笑了起来。

    闻时在他的笑里挂不住脸,表情越绷越冷,正想薅下木枝上的金翅大鹏,扭头离开,就听见对方开口说“事情有点多,耗了些时间。”

    闻时刹住步子回过头,片刻之后道“听说你在岑州一带呆了很久。”

    尘不到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笑意更深了,“听谁说的,好像不大准确。”

    闻时“”

    “我看不像是听说,倒像是摆着乩木算出来的。”尘不到握着茶盏的那只手腾出食指,隔空朝闻时点了点。

    闻时手上站着鸟,听到这话拇指动了一下,无意识捏紧了鸟爪。

    金翅大鹏白眼直翻,艰难地转头去看自己的傀主。

    结果傀主不做人,又补了一句“这肯定不是卜宁算的,专修卦术还算出这种结果,那就该罚了。”

    “但若是个没学过卦术的,能摆出这种结果,那就很聪明了。”尘不到装模作样地想了一会儿,弯着眼睛说“这么聪明,八成是学傀术的。”

    闻时“”

    他被戳穿了心思有点恼,语气便绷得又冷又硬“闲极无聊乱摆的。”

    尘不到夸道“那就更聪明了。”

    闻时“”

    金翅大鹏“嗷”了一嗓子,扑棱了一下翅膀。眼看着雪人要动手,尘不到又开了口

    屋子里烹着茶,浅淡的水雾从壶嘴里袅袅而出。他的眸光就隔着水雾落在闻时身上,说“我是在一处地方逗留了一段时间,不过不是岑州,是另一处。也是有山有水,藏风纳气包容万千,灵气很足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正文卷 98、“山鬼”:https://www.bigewx.com/book/2667/13710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bige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